言情小说大全手机站 > 喜神与忧(下)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白天 黑夜

第 4 页

 

  她为粉饰太平,给了崽子一抹笑靥,拍拍他脑袋瓜。

  「喜姨,你真的都不会想再去魔镜了吗?」

  面对破财追问,开喜垂下眸,默了半晌,发现自己竟下意识逃避,逃避与那对澄澈金眸互视,被孩子如此纯净的眼神凝觑,她有些心虚。

  不!她不是心虚,她干嘛要心虚?



  她这叫……生命,不该浪费在自己做不到的事情上。

  没错,去了魔境,什么也做不到!眼睁睁看一切发生,无能为力、束手无策,只能像个废物,慌张失措地哭泣,不如从一开始,就站得远远的,眼不见为净!

  「对,我不想再去。」

  她听见,自己很坚定回答。

  那六个字,说来决绝毫无转圜余地。

  「她不会再回来。」



  魔殿幽暗,玄火晶柱里的幻焰,缓慢跃动,照燃偌大且静寂的暗殿。

  幻焰虽有火的赤泽,却无火的炙热温暖。

  沉钢巨椅间,忧歌在橘红幻焰的映照下,如沐瑰丽余晖,薄浅红光,濡染他面庞、发梢、以及轻托着下额,红袖滑落的那一截手腕。

  「如此也好,别回来也好……」同样由薄唇低吐的两句话,前者轻柔却铿锵笃定,后者则添了一些浅浅吁叹。

  自从狩夜返回魔境,他回禀开喜情况,忧歌松解口气后,便维持这副姿态,俊美如石雕,沉敛、静穆却也如同石雕,虽有幻焰红光镶嵌,那般艳丽的红,带不来任何暖意。

  殿外,雨声渐沥,轻缓落下,废境一片雨烟蒙蒙,冗长岁月以来,罕见的景况。

  狩夜的目光,由凝觑外头雨势中收回,转而落向他位「侄子」。

  「忧歌,你可曾有过,一丝丝后悔?」

  忧歌默了默,似慢慢咀嚼这个问题,而后才道:「狩夜叔是问,后悔放她走,还是后悔,那时做了改变魔境的决定?」

  未待狩夜回答,忧歌幻唇一笑,眼中却未淬入半点真诚笑意,径自接续道:「我没有后悔过,无论是哪

  一个。我只是有些累了……你一向很清楚,将死之前,我总是特别疲倦,或许,这具身体也快不行了。」

  「你看起来不像疲倦。」

  「不然像什么?」忧歌神情懒懒的,眉峰未挑。

  「像失去了心爱玩具的孩子。」

  孩子尚能以号啕大哭,来表达心境,而忧歌只是静静地,任殿外雨水肆虐,全无止歇之势。

  兴许,连他自己也不知晓,如何能止住雨势。

 

上一章 下一章
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